當前位置:555彩票官網 - 歡迎您 > 美容養生 >

無證經營、衛生隱患、誘騙營銷……美容養生館

發布時間:2019-05-13 10:37:34

如果說大城市的美容養生院多存在不正規、證照不全的問題,鄉鎮美容院更是連基本的衛生問題都堪憂。 從北上廣深到二三線城市再到各色縣城,人們對美麗健康的追求越發普遍,也不

  如果說大城市的美容養生院多存在不正規、證照不全的問題,鄉鎮美容院更是連基本的衛生問題都堪憂。

  從北上廣深到二三線城市再到各色縣城,人們對美麗健康的追求越發普遍,也不分年齡階層。這給美容養生館帶來了巨大的市場空間。美容養生機構散布于街頭巷尾,或藏身于社區小院,或掛牌于商場超市,或棲身于大型購物商場,可謂遍地開花。

  在廣州某中小型券商工作的雯雯(化名)對21新健康記者說:“我平時工作壓力大,平均每季度會在這方面花費2000元左右。在養生館里碰見來消費的白領人士不在少數。”

  但大多數美容養生機構并“不正規”。近日,21新健康記者走訪了位于廣州市越秀區附近7家小區美容養生館,發現只有2家懸掛了工商營業執照,1家懸掛了衛生許可證,至于證照齊全的店面,一家都沒有。這些店面的服務范圍可謂保羅萬象,從美容、線雕到修腳、按摩再到豐胸、打耳洞無所不有。

  根據國家衛生部頒發的《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》,美容分為醫療美容和生活美容兩大類。普通美容院的經營范圍只限生活美容范疇,即皮膚護理、修眉、浴足等項目。

  醫療美容則是指通過手術、藥物、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,對人的容貌或其他部位進行修復與改造,包括豐胸、文眉、穿耳洞等項目。這要求操作者在進行文眉、文唇、穿耳洞等刺入性服務時,必須具備醫師資格證以及醫師執業證書,所在機構必須具備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。

  在廣州越秀區五羊邨附近某家中醫美容養生會館中,店員詳細地向21新健康記者介紹了近期活動,包括380元可以任選項目6次。

  當記者問到做這些項目的人是否專業時,該負責人回應:“我們這里都是‘老手’,做了很久了,經驗很豐富的,手法你就放心就好了。”辦卡方面,有2800元、6800元和9800元三種,充卡的錢越高,折扣越高。

  但這家店既沒有懸掛《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》,在場的工作人員也沒有佩戴載有本人姓名、職務或者職稱的標牌。

  對此,該負責人對21新健康記者表示,“我們只需要取得營業執照和衛生許可證就可以,并不需要取得與醫療有關的任何許可證。”

  以治療疾病為目的,在疾病診斷基礎上,按中醫理論和診療規范等實施的中醫推拿、刮痧、拔罐等項目,認定為醫療行為,必須在醫療機構內進行,非醫療機構不得開展。

  非醫療機構開展推拿、按摩、刮痧、拔罐等活動,應取得營業執照、衛生許可證及人員執業資格認證;在營業場所主動懸掛相關從業人員的資質、工作履歷等告示;在機構名稱、經營項目名稱和項目介紹中不得使用“中醫”、“醫療”、“治療”及疾病名稱等醫療專門術語,不得宣傳治療作用。

  據記者觀察,這家店的按摩師均沒有佩戴載有本人姓名、職務或職稱的標牌。按摩師對21新健康記者解釋,“如果要進入一些比較大型、正規的美容院,就需要考相關的資格證書;但如果是這種街邊店,要求就不會那么嚴格,有技能就好了。”

  21新健康記者以想要加盟的名義詢問該店負責人,對方表示,開店的話,加上裝修和員工工資以及各種器材費用,大概30萬-40萬就可以。“現在做這個的特別多,沒有剛開始的時候好做,我們只能打價格戰,相對于旁邊幾家店,我們的價格是比較低的了。”談到生意,該負責人對記者補充,“這兩年的經濟形勢不好,店面成本已經很高了,再加上人力成本,去年都沒怎么賺錢,今年相對好一點。”

  “短期內盈利是比較難的,需要積累客源,基本上盈利要三年之后。”負責人對記者說道。

  當前,國內美容院中很大一部分是以大型醫美機構渠道商的形式,為大型機構帶去客流來獲取盈利,也有部分美容院把賭注壓在醫美等大項目上,期望一夜暴富。然而隨著醫美市場的發展,大型醫美機構比起從實體店引流,已從互聯網APP找到了更多的掘金機會,因此,實體養生店也開始尋求更多的盈利增長點。

  如果說大城市的美容養生院多存在不正規、證照不全的問題,鄉鎮美容院更是連基本的衛生問題都堪憂。

  21新健康記者來到粵西地區的一所鄉鎮美容院,看到四五名服務人員坐在店內,藍色的毛巾在外面晾著,里面有一個小客廳。這里主要做按摩,價格由60到300塊不等,視具體套餐而定,一次按摩耗時一個小時左右。

  一般在這種美容院里,60塊錢是最普通的服務,僅按摩半身也不添加其他藥物,如果需要加精油并全身按摩,價格則在100塊以上,全身按摩需要把顧客的衣服脫了,換成一次性褲子進行,店員稱“不同類型的精油效果有所差別,價格也自然不同”。

  類似的美容養生館在市面上并不少,也不需要購置什么儀器、工具,美其名曰美容養生,也只提供推拿按摩服務。在監管到位的區域,這樣的美容養生館有營業執照、衛生許可證等相關證件,而在監管不力的地區,這些美容院大多無牌無證。

  絕大多數來這些地方的人,只是想尋求身心愉悅放松,并不在意衛生問題,更不會考慮按摩技師的資質。他們更關心價格,相比聚集在購物中心大型的美容養生館,這些小商鋪里的服務消費更便宜,但衛生問題卻令人憂心。

  為了省錢,這些美容養生館一般不會有專門消毒的儀器和工具。根據衛生標準,美容院所用的毛巾、美容衣、床單等必須經常消毒,僅用清水洗滌不能達到要求。但這些美容院未經消毒的毛巾等用品卻依然每天如常使用,衛生條件極差。

  一些更為“高端”的美容院則項目繁多,價格不菲。在廣州越秀區的某美容養生館內,一位負責人向21新健康記者推薦胸部按摩套餐,3980元可以按摩十次,并且會贈送三個含有功能因子的文胸,據稱對副乳、乳腺增生等都有一定幫助。

  而對于胸部按摩,有關專家早已表示,按摩并不能達到治病目的,更不能寄望于三無機構和民間土方,相信醫生才是王道。

  美團大眾點評研究院此前發布的《中國健康養生大數據報告》指出,我國健康養生市場規模超過萬億元,平均每位城市常住居民,年均花費超過1000元用于健康養生。造就這個萬億數字的,并不只是保健產品,還有美容養生行業那“神奇”的盈利方式。

  如上圖中這家隱藏在居民樓二樓的美容養生館,可以做身體和面部護理,其主要項目是卵巢護理等,據稱采用的是有幾十種中藥結合而成的一款產品,護理過程中,只需坐在儀器上蒸熏。這里的員工表示,治療的療程數量以及是否需要其他產品輔助,主要看個人情況,但基本一個療程是免不了的。

  當記者問到這種調理方式是否有效果時,老板十分自信地回應:“當然有效果,要不怎么敢簽約治療呢?”

  事實上,此前就早有專家指出,這種簽約治療方式涉及欺詐和誘騙,只是商家或者醫院用來吸引消費者的手段,但只要是雙方自愿簽訂的合同,就具有法律效應,也是合法的。對于這種簽約治療的說法消費者應該謹慎,有幾個點需要注意:

  1、簽約治療,無效退款。這種說法帶有一定的誘導性,讓消費者覺得治療有所保障,故而投身進去,但商家不會做賠本生意,往往會先讓消費者交押金,簽訂合同后需要按照療程進行,消費者自身稍有不慎,便容易被對方抓住把柄,錢依然要付。

  2、商家先讓消費者簽一份合同,治療過程再增補其他產品,在療程過后如沒有效果,會勸說再買一個療程。

  在這些地方進行治療,如果需要服用藥物,要看清楚是否有《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》,不要輕易嘗試對方推薦的產品。

  21新健康記者接觸到的美容館的卵巢護理蒸熏,一次大約300塊,一個療程需要做20次,也就是6000塊。這種蒸熏確實能緩解疲勞,但對婦科問題是否真能起到治療作用?

  記者了解到,下圖這種雪蓮滋養貼在市面上大約9塊錢一片,30貼大約270塊錢,但在這里購買卻需要將近600塊錢,更有100貼一盒和200貼一盒規格的雪蓮滋養貼。據聞200貼為一個療程,在這款產品上一個療程需要花費將近2000塊錢,并非一筆小數目。

  也有消費者對21新健康記者表示,養生館收費標準層次不齊是常態,甚至偶有出現開了卡,養生館攜款消失的情況。

  “小氣泡1千多一年,帶儀器的美容2千多只能做15次,去了就開卡,每次不花個大幾千都不會停。”一位美容院消費者對21新健康記者說道。

  我國養生雖然已經有幾千年歷史,但長期以來大都是易、儒、道、醫、武、佛等各大學說的附庸,一直缺乏全面、獨立、系統的思想、方法和實踐體系,以至于傳統養生始終處在有名無學或有術無學的松散發展狀態。

  20世紀50年代,以劉貴珍為代表的氣功養生工作者,在各級衛生行政部門大力支持下,推廣氣功養生,掀起第一次氣功養生熱,讓氣功養生和保健養生深入人心。20世紀70年代末—21世紀,社會上又形成了第二次氣功養生熱。但目前來看,熱潮已褪去。

  同時,中醫養生逐漸升溫。然而迄今為止,我國的傳統養生、氣功、保健、中醫養生、健康管理行業,都處在有術無學、術大于學、劣幣驅逐良幣的發展階段。

  業內人士表示,衛計委主要管醫院和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單位,對這些非醫療機構的養生館沒有執法與處罰權;工商部門主要負責企業主體資格審核、經營行為規范及消費糾紛查處,很難對其經營項目的專業性進行有效監管;而館內的保健品、藥品歸食藥監部門管,但也不是所有養生館都出售藥品。看似誰都能管,但其實誰都沒法真正管。

  如果說大城市的美容養生院多存在不正規、證照不全的問題,鄉鎮美容院更是連基本的衛生問題都堪憂。

    養生食材

頻道推薦

    小編推薦

本周熱門

?
赌场限红目的